Banner
首頁 > 新聞動態 > 內容
集裝箱模塊改變世界
- 2019-02-26 -

“海運”相對于空運和陸運有著獨特的優勢,在更遠的時候,全球百分之90的貨運還是通過海運進行運輸。理由很簡單,空運消耗的能源是海運的十倍,陸運成本也相對也不低,在當時海運就成為了一個很好的選擇,多次很重復利用的集裝箱模塊,多條航運路線,國內外港口貿易的日益繁盛,無疑又給當時的海運一個更為有利的條件。

人類花了幾十年時間在不同的輪船、鐵路和卡車公司以及各個港口的管理機構之間達成了一致,從而形成了巨大的規模經濟和網絡效應,使得從 A 到 B 的貨物運輸成本變得可以忽略不計。只有在這個技術可行的基礎上,才有了全球貿易的爆發式發展。世界才有可能變平。

盡管窮國還在艱難地攀爬經濟發展的階梯,但對它們來說,成為遙遠富國的供應者已不再是不切實際的夢想。龐大的工業中心如雨后春筍般地在洛杉磯和香港等地興起,而這僅僅是因為運進原材料和運出產品的成本直線下降了。

盡管由于成本或匯率變化的原因,它們仍舊有可能要把生產從一個地方轉移到另一個地方。1956年,世界上到處都是本地銷售的小制造商;到了20世紀末,不管是對哪種產品,純粹本地的市場幾乎已經絕跡。

作為消費者,由于集裝箱模塊促進了全球貿易,他們也就可以享受到無限多的商品選擇。根據一項謹慎的研究,美國在2002年進口的商品種類是1972年的4倍,由此產生的消費者利益幾乎等同于整個經濟的3%(沒有計入官方的統計數據)。

較低的運輸成本進一步增強了資本的流動性,而這就使雇主在與流動性要差得多的工人們談判時更有底氣。在這種高度一體化的世界經濟中,深圳工人的工資可以限制南加利福尼亞工人的工資,而當法國政府下令在不削減工資的情況下實施更短的工作周時,他們會發現,幾乎是毫無阻礙的低成本運輸使得制造商可以很輕易地遷往國外,從而避開更高的人力成本。

在集裝箱還沒有進入國際運輸的1961年,單單海運成本就占到了美國出口總值的12%和進口總值的10%。在注意到美國的平均進口關稅只有7%時,國會聯合經濟委員會的成員們忠告說:“在很多情況下,這些成本要比政府的貿易壁壘更有影響。”

而且集裝箱模塊不僅降低了運輸費用,而且還節省了時間。更快的處理速度和更少的存儲時間意味著產品能夠更迅速地從制造商轉移到客戶那里,意味著制造商不用再為鐵路岔道上的車皮里,或者碼頭上的倉庫里等待運走的庫存掏大筆的存放費用了。結合了計算機管理的集裝箱,使得豐田和本田等企業發展“及時生產”的想法變得切實可行了。

集裝箱對全球化經濟的影響絲毫不弱于互聯網,畢竟物質的傳輸還是不能通過互聯網傳遞。這也是集裝箱變得越來越重要的原因之一。

 



咨詢熱線
0315-6119889

狠狠日夜夜操天天干